分分彩输了还能回本么|腾讯分分彩如何刷水
  1. 首頁
  2. 要聞

轉型數字營銷“扯出”財務造假,聯建光電“并購后遺癥”盡顯

隨著聯建光電收到深交所的《紀律處分公告》,這場歷時多年且涉及上市公司的數字營銷轉型,最終被上市公司的巨虧與一連串的財務造假處罰所擊碎。

令外界頗為震驚的是,這家曾長期深耕于LED顯示研發與制造的老牌公司,為扭轉主營業務增長乏力之困,竟然不惜在短時間內高溢價瘋狂并購十余家類似公司。

然而,在一連串子公司“業績未達標”與虛增利潤的推波助瀾下,聯建光電預期中的強勢轉型并未實現;反而徹底淪為上市公司巨額虧損、高商譽減值、流動性危機的誘發源泉,甚至已經開始動搖主要股東的控股地位。

從目前來看,盡管上市公司為擺脫當前困局,已經開始拋售資產并試圖引進戰略投資者。然而,從上市公司所引發的“并購后遺癥”觀察,聯建光電的麻煩似乎仍未結束,更多的經營風險亦將接踵而來。

轉型數字營銷“扯出”財務造假,聯建光電“并購后遺癥”盡顯

轉型數字營銷“扯出”財務造假

從目前來看;盡管聯建光電欲在隨后試圖通過致歉會消除惡劣影響,但其子公司一連串的財務造假事實,仍成為投資者紛紛熱議的話題。

轉型數字營銷“扯出”財務造假,聯建光電“并購后遺癥”盡顯

根據聯建光電相關公告顯示,其全資子公司分時傳媒、遠洋傳媒、精準分眾自2014年至2016年期間通過虛構業務收入、跨期確認業務收入、少計營業成本等方式虛增利潤。其中,分時傳媒2014年至2016年度共虛增凈利潤6395.39萬元;遠洋傳媒、精準分眾2016年度分別虛增凈利潤1062.47萬元、707.63萬元,三家公司累計虛增收入近8000萬元。

此外,聯建光電亦被指存在業績披露“前后不一”且有誤導投資者之嫌。具體說來,聯建光電《2017年度業績預告》歸屬上市公司凈利潤為3.6億至4.8億元。然而 ,聯建光電最終披露《2017年年度報告》凈利潤僅為1.04億元,且未能及時更正。

基于此,深交所除決定對包括董事長劉虎軍在內的21人給予公開譴責、通報批評處分外。在此之前,深交所亦根據《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》相關規定,給予上市公司及當事人警告與數量不等的罰款。

盎司財經通過對聯建光電近些年的經營分析觀察,這一系列的子公司財務造假,與上市公司為扭轉主營業務增長乏力之困,試圖快速切入數字營銷領域密切相關。

相關資料顯示,聯建光電成立于2003年,公司最早是一家中高端LED全彩顯示應用產品的系統方案提供商。然而,自2011年上市之后,隨著LED應用設備市場競爭加劇,聯建光電處于行業末端的劣勢逐步放大,公司經營變得異常慘淡。

聯建光電相關財報顯示,2011-2013年,上市公司營收分別為5.12億、5.34億、5.86億,凈利潤5077萬、2690萬、1627萬;從財務數據分析,公司營收雖然有所增長,但凈利潤卻始終未見起色且呈現逐年下滑趨勢。

時至2013年,為打通從營銷到顯示產業鏈,聯建光電開始謀求通過對外并購占領上游,遂進軍數字營銷領域;然而,經過若干年發展,聯建光電轉型之路難言成功。

相關財報顯示:2017年聯建光電營業收入為39.5億元,凈利潤1.04億元;上市公司發布的2018年業績快報預計,聯建光電凈利潤虧損28.06億元,其主因為“計提商譽減值準備約27億元及其他資產減值3億多元”,這亦是自2011年上市以來遇到的首次虧損。

對于2018年業績巨虧的緣由,雖然聯建光電歸結于為“總體經濟環境低迷與主要客戶業務發展規劃調整“等客觀因素;事實上,這一結果其實早在公司2013年轉型期間就已種下。

作繭自縛的瘋狂并購

從目前來看,聯建光電為了完成“數字營銷”戰略轉型,不惜短時間內高溢價瘋狂并購十余家公司,直接造就了上市公司當前的經營困境。

根據盎司財經統計,僅從2014至2017年的短短四年時間,聯建光電就通過四處出擊,在全國各地對外并購公司數量多達十余起,耗資超過50億元人民幣。

2014年,聯建光電先是耗資8.6億元完成對分時傳媒的收購,2015年又分別以4.6億元、4.89億元、7668萬元全資收購友拓公關、易事達以及精準分眾28.4%股權,特別是對于分時傳媒、精準分眾的并購,溢價率達到738.48%、942.55%。

到了2016年,聯建光電先是通過二級市場定增,豪擲19.6億連續收購4家公司。包括深圳力瑪88.88%股權,以及華翰文化、勵唐營銷、遠洋傳媒100%股權,對于這4家公司的收購,聯建光電給出極高估值,其溢價率分別高達1245.93%、1086.03%、733.53%、982.49%。隨后又分別完成對于豐德博信、上海成光、西安綠一傳媒、西藏泊視的全資收購以及樹熊網絡16.02%的股權并購。

進入2017年,聯建光電又陸續完成對于藍海購14.08%股權、愛普新媒100%股權、杭州磐景25%股權、Artixium60%股權的收購,特別是全資收購愛普新媒,聯建光電對其收購溢價率達到驚人的1554.09%,創出近年來收購溢價最高值。

持續多年的瘋狂收購,令聯建光電商譽與應收賬款呈現爆發式增長;從2014年的7.11億躍升至2017年三季報最高的46.67億,占到了總資產的52%,應收賬款亦從2014年的3.95億暴漲至2017年三季報最高的11.53億元。

起初,聯建光電的并購初衷是欲通過并購,力圖快速打造從品牌傳播、營銷推廣到媒體投放、互動活動的一體化營銷解決方案,同時支持公司LED設備發展。

轉型數字營銷“扯出”財務造假,聯建光電“并購后遺癥”盡顯

但從聯建光電并表公司承諾完成業績情況觀察,2015年、2016年和2017年并表公司的業績承諾分別為2.12億元、4.35億元和5.51億元,合計近12億元。但最終分別完成2.34億元、4.33億元和4.09億元,與之前承諾相差甚遠,且出現業績造假行為;為此,聯建光電不得不為之前的一系列瘋狂并購行為買單。

“并購后遺癥”接踵而至

從目前來看,聯建光電數字營銷轉型之路難言成功;當前,上市公司最大的麻煩或許來自于正在經歷的“流動性危機”,特別是公司現金流已到岌岌可危的緊繃地步。

據聯建光電2018年三季報現金流量表披露,上市公司經營性現金流與籌資性現金流分別出現-4409萬、-5.37億,其上市公司僅有568萬的投資正向收益;在扣除期初7.7億留存現金外,聯建光電賬上僅有2億元流動現金。

盡管,聯建光電曾對外宣稱,上市公司剔除預計虧損約28億元的影響,公司仍然有約2億元歸母凈利潤。然而,現實是大部分資金皆轉移為應收賬款。從2013年至今,聯建光電的應收賬款余額由最初的2.46億,猛增至2018年三季度的10.19億。

當前,這一“流動性危機”亦蔓延至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層面,甚至已經威脅到上市公司控股權地位。根據聯建光電此前財報披露,包括董事長劉虎軍及公司董事熊瑾玉在內的上市公司高管股權,目前有隨時被平倉風險。

相關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三季度,聯建光電控股股東劉虎軍、熊瑾玉所持公司股份幾乎全部質押。劉虎軍直接持有聯建光電股份1.17億股,累計質押1.16億余股,占其直接持有股份的99.49%;熊瑾玉直接持有公司股份2970.48萬股,已累計質押2970萬股,占其直接持有股份總數的99.98%。兩位控股股東合計持有公司股份僅不到24%,已處于30%的控股風險線,且聯建光電股價由2015年最高時的44.58元,一路下滑至最低的4.32元,上市公司市值亦由最高時的破百億,淪為當前的僅36億元。

轉型數字營銷“扯出”財務造假,聯建光電“并購后遺癥”盡顯

此外,為化解上市公司當前危局,聯建光電試圖通過拋售資產,與積極洽談引進戰略股東試圖挽回敗局,現實是上市公司面臨的困境極大。

根據聯建光電最新戰略規劃顯示,上市公司欲轉讓西藏泊視64.62%股權,目前已進入實際操作階段,其余一系列公司股權的轉讓計劃亦進入聯建光電的規劃視野。此外,上市公司亦宣稱目前已與山東省聊城市東昌府區人民政府、中天鴻遠資產管理(深圳)有限責任公司簽訂了《股權投資框架協議》,雙方正在洽談合同落地細節。

盡管,聯建光電欲扭轉當前危局意圖明顯,但從國內LED產業分工格局來看,聯建光電屬于LED產業鏈下游,其業務利潤微薄且競爭激烈;從其所引發的風險傳遞觀察,上市公司未來業務經營已形同累卵,更多的麻煩亦將接踵而來。

發表評論

登錄后才能評論
分分彩输了还能回本么 大乐透开机号和试机号 pc99预测神测网 上海时时乐单码走势图 赛车官网开奖历史 虚拟足球e球彩四同号 足球总进球数玩法 辽宁快乐12推荐号怎么查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500彩票网 天津选号网手机 481走势图30